当前位置: 2022卡塔尔世界杯网站>协会>摄影>协会资讯>协会动态
0
新峰面孔•摄影 | 李锦:黑暗中的书写
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      发布时间:2022-05-30

“浙江省‘五个一批’世界杯人才孵化项目·新峰人才”致力于培养一批德艺双馨、锐意创新、勇攀高峰、富有潜质的青年创作人才,形成有利于多出精品、多出人才的人才培养机制。卡塔尔自2013年实施以来,已覆盖美术、书法、摄影、民间工艺四大门类,培养青年艺术人才344人,其中美术类92人,书法类90人,摄影类90人,民间工艺类72人,这些人逐步成长为我省相关艺术门类的创作骨干人才。

 

本期“新峰面孔?摄影”专栏,让我们从青年摄影师李锦的作品中,洞见黑暗中思想的光芒。

 

艺术家简介

李锦

1988年11月生,艺术家、讲师,现工作、生活于杭州与乌镇。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英国皇家艺术学院。曾获哈里班奖(Hariban Award)佳作奖, 入选全国青年摄影大展优秀作品、PHmuseum年度作品。

 

黑暗中的书写

李锦

 

《黑暗中的书写1》 2021

 

作品《黑暗中的书写》是个人对“速成”的回应和思考。

 

《黑暗中的书写2》 2021

 

网络消费与算法科技结合得越来越紧密,通过关键词搜索,人们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获得相关的商品链接或者信息。

 

《黑暗中的书写3》 2021

 

同样,商品的设计也在潜移默化地影响人们追求方便、快捷、速效,人们可以非常容易地得到某种结果。“速成”具有双面性,既是便利的,又是“廉价的”。

 

《黑暗中的书写4》 2021

 

《黑暗中的书写5》 2021

 

作品分为静态图像与行为录像两部分。

 

《黑暗中的书写6》 2021

 

《黑暗中的书写7》 2021

 

《黑暗中的书写8》 2021

 

静态图像拍摄了生活中使用的、可以帮助人们“速成”的商品, 试图通过摄影本身的特性去除画面中的空间与商品属性;行为录像则运用监控摄像镜头,在全黑的状态下去掉视觉的干扰,默写这些商品在网站上的搜索全称,试图呈现出识别商品的过程。

 

《黑暗中的书写行为录像1》 2021

 

《黑暗中的书写行为录像2》 2021

 

艺术评论

祖宇

 

商品只能在成为整个社会的普遍性范畴时才能以其不被歪曲的本质被理解。只有在这一联系中,由商品关系所产生的物化对于社会的客观发展和个人对其采取的态度才具有决定性的影响。只有在这时,人的意识的屈从对物化所认为的表现方式才变得具有了决定意义……正像劳动已日益理性化和机械化,这一屈从正被这一事实所强化 :人们的活动变得越来越少主动性和越来越多玄想。

——卢卡奇《历史与阶级意识》

青年影像艺术创作者李锦的系列作品《黑暗中的书写》乍一看表现的是一些不切实际的怪诞之物,如艾灸眼镜、美腿器等,实则是以影像创作来破译当下人类社会的生产和劳动异化过程中,那些优于现实的抽象价值——商品价值,以此戳穿“可见而不可见之物”(因其司空见惯而微不足道)——商品对当今社会的“统治”。

有趣的是,该组影像并非着眼于摄影作为一种视觉艺术的内部形式规律去经营某种艺术风格,又或是开展某种媒介探索;而是试图从艺术的外部出发——在社会物质条件的变迁和经济、文化因素的冲突与互动中,用影像语言揭示在电商经济裹挟下,网络消费的怪诞日常及其中埋伏的现实焦虑。瓦尔特·本雅明在其文章《爱德华·福克斯——收藏家和历史学家》(1937)中曾摘引了福克斯在《唐朝雕塑:7—10世纪的中国墓葬陶瓷》中的一段文字:“怪诞是感官可以想象的最高形式……在此种意义上说,怪诞创作物同时也是一个时代的充沛健康的表达……当然不可否认,就怪诞的推动力而言,还有截然相反的另一极。颓废的时代和病态的大脑也惯于进行怪诞的塑造。在这种情况下,怪诞是对以下事实的有震撼力的对抗,即在有关的时代和个人看来,世界和生存问题是无法解决的……” 本雅明用这段文字论证了一种观点:对艺术的兴趣有别于追求美的乐趣,真理存在于极端之中。

如今,商品“统治”经济,经济改造世界,这样的世界在人类的劳动过程中不断地异化成伪自然,人们把劳动所得等同于商品,把满足等同于生存。于是,商品变本加厉地“统治”着有生命之物的世界,成功地“殖民”着社会生活,将整个世界变成单一的市场。在这一演变过程中,商品越来越凸显其多样性,即商品关系的丰富性,而这不过代表着人类实现了“生存状态的提高”。尽管如此,这种“提高”却从未在根本上得到解决,因为用于满足生存的消费需求始终在增加,那么“提高”的内部始终都自带“匮乏”之势,这就导致商品越丰富越容易生成一种“反噬”,让“丰富”深陷“贫困”的泥沼。因此,所谓的“生存状态的提高”不过是一种镀金的穷困,并且永远无法实现自我超越。

那么,面对这样的现实焦虑,艺术能够做些什么?如何省思和反观,以适用于时代需求?

在李锦创作的一连串关于“非必须购买”的速成商品的怪诞画面中,躲藏着一系列不可分割且相互联结的对抗性组合,例如个人与社会、生产与消费、丰富与匮乏,它们在彼此冲突中显现出各自的本质。这些画面也揭露出人们是如何受到盲目扩张的电商活动的影响去采购非必需品的。伴随着商品使用价值的不断下降,“新提高”的生存状态仍然持续地与“旧的穷困”并存,并产生了一种“新的穷困”,但即便如此,大多数人仍然参与到对这种所谓的“新提高”的无休止的追逐之中。这导致了物品的使用价值永远无法超越人们对提高生存状态的丰富幻想,也令现代商品消费的玄想被普遍接受,由此,真正的消费者变成了玄想的消费者。这一令人忧心的异化消费,正是以商品作为拓殖的手段,生成新一轮的异化生产,而由其引发的整个社会的物质膨胀,就成了它的“肖像”。

此外,《黑暗中的书写》也为诠释影像创作与社会认知的辩证关系提供了一种探索性的视角。

一方面,影像的创作与传播作用于社会认知的主体与对象。作为社会与文化现象的艺术,具有表现和改变社会认知的影响力,它们反映社会思想与社会问题。某类个体作品的艺术风格或某种艺术现象,皆能展现其所在社会的特定历史时期、地域、阶层,甚至是亚文化的特征。正如阿诺德·豪泽尔、T.J. 克拉克等人的明示:艺术作为意识形态的一部分 , 对社会现实既有遮蔽又有揭示的作用。

另一方面,社会认知模式及其生成条件作用于影像的视觉艺术结构。个体的艺术作品受制于社会条件,包含现实社会生活中的积极和消极因素,社会结构的发展影响到视觉艺术结构的演变,从而改变既定的概念、传统、惯例。因此,在不同时代里,社会经济(物质)与社会文化(精神)彼此冲突和互动的过程中,诸如生产实践和知识探索这样的行为,影响着艺术价值的判断和艺术理念的更迭,因此我们需要从变化的时代里获取新的生命力。

Baidu
sogou

2022卡塔尔世界杯网站「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