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022卡塔尔世界杯网站>世界杯评论>浙江世界杯评论作品评论
0
“浙里”有话说•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要接着讲(七)天人合一,青绿 千 载:走进《千里江山图》
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      发布时间:2022-10-31
 天人合一,青绿 千 载:走进《千里江山图》

作者:黄坤峰


“远黛秀娥,只此青绿”。舞蹈诗剧《只此青绿》在春晚的亮相,惊艳了观众。正如很多媒体所言,这并不是《千里江山图》第一次出圈。2017 年,这张画在故宫博物院展出时,便引发了“故宫跑”。此画受人们追捧也是无可非议的,它设色明艳夺目,尺幅巨大,相比于其他北宋山水画,在壮丽的山水间,又隐藏了很多富有意趣的人物,如村舍里劳作的农民,在水面捕鱼的渔夫,也有在亭台、客船、水榭边观景的游客,可谓是反映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传世佳作。
正因为《千里江山图》壮阔又多细节,所以我想给读者们一点建议,您可以化身两种角色来观赏《千里江山图》,一位是具有“神视角”的“观画人”。《千里江山图》纵 51.5 厘米,横 1191.5 厘米,站在如此巨作前通览全卷,一步一景,观高低错落的山石与连绵不断的水面如钢琴上的黑白键,弹奏出“游鱼出听”的乐章。而画卷上方的留白,又让人有天地宽阔无边之感。


《千里江山图》的设色也是这张画的一大看点,毕竟这是中国美术史上最具代表性的“青绿山水画”。全卷以青绿为主色,但青、绿绝非只有两种颜色,画中近山色重,远山色薄;山之阳色浓,山之阴色浅。这色重浅薄也绝不是一成不变的,是随着方位远近,景色安排的状物需求发生着变化。这也是中国画的高妙之处,仅靠水与色的冲撞、用笔行腕间的提按顿搓便可呈现写意般的设色。但这也给《只此青绿》的编导们制造了难题,媒介转换间,如何
用舞蹈体现这中国画独特的色彩语言呢?可以看到,演员身着渐变色的服饰,在队形的变化中,在顿挫优美的舞姿中创造出了色彩的意蕴。




您还可以化成游于山川间的“画中人”,从一青松覆盖的山脚出发,沿着羊肠小道穿行于山谷,接近临水处,便可见一座大型住宅。这座住宅用篱笆围成了院落,院前有一座架在水面上的房屋,两名男子正倚靠着栏杆对谈。从《千里江山图》上的建筑与山水环境看,这里所描绘的应是江南景色。


一座朴素的木桥跨过水面,说它朴素,因为和《千里江山图》上其他桥梁相比,这座木桥确实“寒碜”了点。过了桥,穿过两座小山头,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更大的院落,柴门虚掩着,可以看到院中农妇们正在劳动。有趣的是,门外的叠石上端坐着一白衣男子,或许他正在等待不远处亭桥上的行人。这座亭桥装饰精美,一位白衣的女子正徐徐穿过。此时正值春天,两岸的垂柳发出新芽,垂荡在屋檐上,水岸边一块石青染成的山石成为了这一画面最好的背景。


走着走着,便到了水岸边,春风轻柔将水面吹成了鱼鳞纹。随着渡河的小船上岸,便又见一农户的住宅,这样的住宅在《千里江山图》中随处可见,它们或临水,或处于山峦之中,或者立于悬崖边上,但无论房屋大小、位置如何,居住在其中的百姓无不是安逸、享乐的。


穿过瀑布、竹林、小溪,便来到《千里江山图》的生花之笔——长桥处。它如虹般跨过江面,据学者考证,这座桥极有可能是位于今天江苏吴江的利往桥,这座桥始建于北宋庆历年间,是宋代第一长桥。北宋大文豪如苏东坡、王安石等人都为这座桥赋诗,留下了千古绝唱。


渡桥后行至不远处,便是一挂四叠瀑,“瀑布千丈飞落于霞云之表”(《林泉高致集》)正是此景。在中国画中,“水”如血脉一般流淌于画面中,也使画作有了灵动、鲜活的生命。同样,在《只此青绿》中,演员们飞扬、飘动的水袖,正如画中流水,使作品富有神韵。




水岸边停泊着六艘客船,隔江对岸,也有一艘客船正待起航。这片山水是极适合游览的,这里除了有瀑布落入的池水,还有深入山谷间,被三山环绕的绿水。在近处的山石边,甚至建造了一座亲水平台,不得不感叹,古人也是“真会玩”!


我想即使在这亲水平台上,也能观赏到远处高耸的山峰吧。这座山峰是整幅画的最高峰,山顶直达画卷上方。中国画中常有这样的布局,一主峰高耸,象征着主导者,其他山峰陪衬左右。在《只此青绿》中,领舞者身着青绿色衣裙,配以高耸的“山峰髻”,位于舞者们的中央,像极了这座最高峰。编导韩真曾在一段采访中解说过舞蹈中的山水意境:“当女演员们慢慢地集体转身的时候,你好像看到了一座山峰向你扑面而来。当她们缓慢出脚蹭着地面,
重心继续下移的时候,我觉得像是一个山盘在动。”“两个人三个人,一组一组成不同造型和体态变化的时候,其实是在模拟山峦的这种层峦叠嶂的感觉。”




据故宫博物院余辉先生考证,《千里江山图》很可能描绘的是今天鄱阳湖、庐山一带的景色。现在让我们从画卷中走出,步入现在的实景中,所见的仍是画中之景,仍然是孟浩然《彭蠡湖中望庐山》的诗意:“太虚生月晕,舟子知天风。挂席候明发,渺漫平湖中。中流见匡阜,势压九江雄。黯黮凝黛色,峥嵘当曙空。香炉初上日,瀑水喷成虹。”
真可谓是:青绿千载,江山无垠!
(作者就职于上海书画出版社
Baidu
sogou

2022卡塔尔世界杯网站「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