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022卡塔尔世界杯网站>世界杯评论>他山之石
0
戏剧美学之​导演分析剧本的基本原理和方法
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      发布时间:2021-10-28
 

戏剧美学之​导演分析剧本的基本原理和方法

 戏剧美学 戏剧美学 7月26日

 

 

 

导演分析剧本的基本原理和方法

 

在导演工作程序中有个单元,称之为“剧本分析”(PLAY ANALYSIS)。从严格意义上说,“剧本分析”的命名不尽准确。剧本是由剧作家创作出来的一种文学作品,或者说用语言文字写出来的、首先可供任何人阅读和欣赏的文学作品,它是一个客观的存在。


相隔的年代越久,剧本作为文学作品而存在的现象就越显著。我不知道全世界见诸文字的剧本究竟有多少,但仅以中国戏曲而言,据介绍,各式各样的剧本就有一万种之多。既然剧本首先供人阅读欣赏,那么任何愿意阅读和欣赏它们的人,都可能会对它们作一番“剧本分析”。不管这样的分析采用何种方式,分析程度的深浅,以及分析者水平的高低,分析的结果产生什么,都是“剧本分析”!


 

 

18世纪德国著名剧作家、戏剧理论批评家、《汉堡剧评》的作者莱辛曾经这样写道:


第一个对画和诗进行比较的人是一个具有精微感觉的人,他感觉到这两种艺术对他所发生的效果是相同的。他认识到这两种艺术都向我们把不在目前的东西表现为就象在目前的,把外形表现为现实;它们都产生逼真的幻觉,而这两种逼真的幻觉都是令人愉快的。

 

另外一个人要设法深入窥探这种快感的内在本质,发见到在画和诗里,这种快感都来自同一个源泉。


美这个概念本来是先从有形体的对象得来的,却具有一些普遍的规律,而这些规律可以运用到许多不同的东西上去,可以运用到形状上去,也可以运用到行为和思想上去。


第三个人就这些规律的价值和运用进行思考,发其中某些规律更多地统辖着画,而另一些规律则更多地统辖着诗;在后一种情况下,诗可以提供事例来说明画,而在前一种情况之下,画也可以提供事例来说明诗。


第一个人是艺术爱好者,第二个人是哲学家,第三个人则是艺术批评家。

 

 

 

 

 

 

 

莱辛说的很有意思,也很正确。不同的人对艺术作品进行不同的思考,因为他们各自担负的职责不同,想达到的目的亦不同。


作为导演,又是怎样分析一个剧本的呢?

我认为,他应是上面说到的三种人的综合。


作为分析者的导演,他既要具有艺术爱好者,甚至是一般读者(观众)对艺术品的强烈感受力,凭直觉进行分析;又要具有哲学家那种能把感觉抽象为美的普遍法则,并据此进行分析判断的能力;还要具有世界杯批评家的专门知识,能对作品的好坏优劣进行中肯客观的评定。作为综合艺术的领导者,他自身又必须具有进行高度综合的艺术素质和非凡的能力。


导演的分析,是一种综合的分析。他的感性和理性都要非常发展,像闪电般敏锐、像电子计算机一样的快速与准确、他的情感要像大海般深沉、像江河般奔腾。


显而易见,导演和上述三种人既有联系又相互区别。导演不能停留在艺术爱好者的地步。因为艺术爱好者有个十分重要的东西支配他的分析思考,就是感觉与兴趣。他们常以得到美感、特别是快感的满足为标准。其他方面则不会多去注意、考虑。


比如这个剧本是怎么写出来的,为什么要写这个剧本,他不予关心,是完全合乎情理的。他只喜欢整体中的某一部分,也是无可非议的。这样就使他们的分析思考带有很大的局限性。


导演不可能像哲学家那么精深,老是去考虑那些“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遍真理。一方面这需要大量的知识积累(包括各种门类的知识),另一方面这种思考过于抽象,并不为导演创作所直接需要。


导演要懂得一点哲学和美学,要学习哲学家美学家的思维方式,但是他不必去从事世界观的发展或创造。


当然,导演的哲学水平越高,在艺术方面造诣可能越光辉。从戏剧发展史看,戏剧受哲学的影响非常明显。国际上每一种新的戏剧思潮与样式的出现,几乎都直接同哲学的发展有关。但是导演毕竟不用抽象概念来表达思想,他们用生动直观富有情感的艺术形象来体现自己的哲学美学观。进行形象分析,用形象说话,就是导演与哲学家的不同之处。


导演也不能像艺术批评家那样从事分析。批评家可以上溯千古,下索微义,对剧本进行解剖。他可以把剧本放在纵的世界里分析比较,也可以放到横的世界里分析比较,发掘出许许多多别人看不到想不到的东西。可谓广之广矣,深之深矣,令人惊奇不已。但是这些东西,往往无法在舞台上表现出来,无法让观众看到、听到、感受到和想象到。他们所做的是文学的分析,或者说是平面的、静止的分析。而导演必须进行形象的分析,或者说立体的、行动的分析。他的一切着眼点,都是为了体现,能让观众看得见听得到,从而启发诱导人们去感受去思考,自己去得出应有的结论。


 

 

莎士比亚名剧《威尼斯商人》第三场,在街上,巴萨尼奥向犹太人夏洛克借钱,并说明由安东尼奥归还。夏洛克最仇恨安东尼奥,因为他“借钱给人不取利钱,把咱们(指放高利贷者)在威尼斯城里干放债这一行的利息都压低了。”他咬牙切齿地说:“要是我有一天抓住他的把柄,一定要痛痛快快地向他报复我的深仇宿怨。”正在此时,安东尼奥来了,夏洛克借机嘲讽安东尼奥“借钱不讲利息”,于是两人在应不应该“起利息”问题上斗嘴争执,最后夏洛克同意借三千元给安东尼奥,声明不要一分利息,但又刻毒地提出,如逾期不还,就在安东尼奥身上任何部分割下整整一磅白肉,作为处罚。


这场戏吸引观众的是夏洛克肯不肯借钱以及如何向安东尼奥报仇。夏洛克的割肉要求,使观众大为吃惊。观众们的同情马上转向了安东尼奥,为他担忧。凭观剧经验,他们猜测灾祸一定会降到安东尼奥身上。怎样消弭灾祸安度险关?正是全剧系扣之所在。至于他们所争论的该不该起利息,高利贷对不对等等,观众不会多作思考。一般说,观众对高利贷总是反感的。


 

 

对这场戏,有位莎学家评论说:夏洛克是一个一钱如命的吝啬鬼,安东尼奥对他的批判“完全是从封建教会搬来的一套虚伪的教条。”他自己也是“一个在资本主义原始积累时期的商业冒险家。”安东尼奥借钱时心里曾盘算:“就在这两个月内我预计就有三个三倍借款的数目进门了。”对此这位评论家批评说:“三个三倍’就是三万银币。这些满载而归的金银财宝,无非是西欧资本主义在它原始积累时期用枪炮作后盾,以灭绝人性的血腥手段,对海外殖民地实行大规模的赤裸裸的掠夺而得来的赃物。”


说得一点也没错。但是观众在看戏时会想这么多吗?导演有必要对安东尼奥的掠夺行为去作一篇大文章吗。即使作了,恐怕也无法体现。


评论家继续指出,把安东尼奥当正面人物吹捧,指着夏洛克的鼻子破口大骂,这样做,说穿了,无非为了可以把那个世界一切无法掩饰、无可补救的罪恶,很方便地都堆在他们的死对头夏洛克一个人头上罢了。这样的分析确实正确之至!如果一个导演也如此认识,并以此认识去排戏,恐怕得把莎氏原作重新写上一遍了。


所以,导演要做批评家,但切不可做“透彻”的批评家。


综上所述,导演对剧本的分析,应综合着艺术爱好者、哲学家和戏剧批评家的气质他时而用这个人的眼睛和头脑,时而用那个人的眼睛和头脑;时而从这个人的角度,时而从那个人的角度;如果再加上一颗诗人的心灵,那么这位导演将成为剧作家最理想的朋友。他能看透剧本的底蕴,他能挖掘埋藏在台词底下无穷的内涵,他能把浓缩了的现实社会首先在想象里然后在舞台上创造出来。


确切地说,这项工作的命名应当是对剧本进行导演分析。”这就是为什么本章题为“导演分析剧本的基本原理与方法”的原因。

Baidu
sogou

2022卡塔尔世界杯网站「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