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022卡塔尔世界杯网站>世界杯评论>青年艺评
0
陈馨怡 :在她落进陨石坑之后 ——《我是月亮》剧评
信息来源:    责任编辑:      发布时间:2022-11-03

苹果落到地上,发出尖叫声,它无力减缓腐烂的速度,而她用尖刃剖开苹果,斜面中是危险的毒素与星子般的内核。

假面的舞女,酒吧里的雅马哈黑色钢琴上有如弹孔的伤痕高跟鞋落下的声音,那一幕是戏剧性的,富有攻击性的,但舞女同时又是被凝视的被性化的客体,这对于一直挣扎在身份认同陷阱中的我来说,也许是一个残酷的意象。就如她离去去时背后缓缓升起的血红色的蒸汽,她那忿懑的挣扎,难言的苦痛,又散在雾里了,好像一切又再次成为了“不可说的”“不正统的”。可在她退场之后,却还有人踩着碎玻璃要继续起舞,有如卡伦和她的红舞鞋般,她们无时无刻不在机械性地重复编排舞曲,每一个动作都要经过编导的认同。也许就是因为身处在那样可笑的挣扎之中,我们如此渴望重新发现自我。

无言的挣扎过后,终于有人打破那死寂。Angel,像个孩子一样坐在购物车里,她开始一点点剖析自己,理想与现实之间的沟壑,身材焦虑,暴食症症状,那些被评价的被观赏的被挑三拣四贴上标签出售的,又何止是苹果而已。在Angel自己眼里,也许她与那个落在地上沾上灰尘,每分每秒都在腐烂的苹果并无二致,一样是黑色幽默故事中的主角。我历来不喜欢一句口号,“接纳不完美的自我”,因为这句口号在不同的叙事之中总显得那么容易,容易到有些轻蔑的程度。既然未曾在泥沼中深陷,又怎知找不到着力点的窒息,人与人之间其实很难共情,倘若存在,充其量也不过是一种作态。于是,她发声了,尽管声音有点沙哑与急切,没有那么“温柔和顺”,不过这是无关紧要的。由此,她们的声音传到了我们面前。

行走在路上,起初是不知终点的踟蹰,再后来,她奔跑起来,从此离开浓雾与无尽的夜,去传达诉求,去维护自我权利。她看见满手温热鲜红,惊讶动摇,而又再次坚定意念。梅放弃了大企业秘书工作转而经营一个普通的水果店,贩卖着香甜的苹果与“微不足道”的梦。她的信念也许并不是尖锐的,而是平淡圆润的,但水流枯竭,磐石依旧,她站在水果店门口,笑容一如昨日。

至于Justin,被模糊化的性向认同,隐晦却又偏执的情感追求,撕碎的纸片从天上落下来,漫天飞雪,被喻为邮戳的吻痕——美丽的意象。那个女人走下月亮,她看着无法沟通的爱慕者,那或许是一种虚伪的爱吧,从头到尾,她始终是客体,是被噤声的他者,由生至死,她只是一个没有自我人格的虚幻的性幻想罢了。但她竟然走下了月亮,怜悯地看着对面的男人,给与他一个拥抱。

那只苹果落在地上,陨石在月球上砸出了坑,她抵达月球又回归,人们各自取出一部分的自我,填补陨石坑,这样一来,疼痛的月亮也许会逐渐愈合,但这也许需要“登月技术”与“修补坑洞”的勇气,而那绝不是只在梦里就能做到的。

愿我们能在月球的后期重轰炸期之后相遇,愿我们能从空荡无底的陨石坑中生还。

Baidu
sogou

2022卡塔尔世界杯网站「主頁」